区块链行业最大的问题是没有用户。」中国区块链媒体《星球日报》创办人、主编王梦蝶在今天的峰会上分享了她对区块链产业发展的看法。她认为,区块链产业目前的所谓用户都是投资者与投机者,不能称为真正的用户。

王梦蝶表示,在公链真正承担起「作业系统」的职能、有区块链应用平台、应用商店,人们的手机里面随时都能打开这些区块链DApp(Decentralized Application)的时候,才可以称为是区块链真正落地应用的一天,而推动这一天到来的途径是寻找产业的成长流量。

区块链能够解决网际网路行业和行动网路存在的一些发展痛点和变现瓶颈,但实际操作中任重道远。」王梦蝶表示。同时她还分享了关于「币改」、代币经济(Tokenomics)的看法。

以下为王梦蝶演讲全文:

「大家午安,感谢大家没有立刻离席吃饭,愿意留下来听我讲一讲。在筹备新风向大会的时候,主办方说区块链是一个非常火的垂直领域,准备做一个圆桌,还设想了不少细分领域的议题。但实际上,到了今天我站在台上,第一页PPT 做的是说风可能已经有点过境了。作为一家区块链媒体的创办人,最近跟从业者、投资人聊的时候,发现很多人避而不谈,不少投资机构在这一块布局的步伐也慢了下来。图上这些主流的数位货币的币种,离它的市值峰值最高点下降的幅度,很多超过了90% ,这还是市值非常靠前的,不在少数的小币种甚至归零了。

所以我站在这儿好像有点不适合,今天是新风向,大站在风口上乘风而起,我们这却好像已经摔下去一批人了,那为什么我还是在这儿呢?因为我们是一家认定自己能够陪伴这个产业去长跑的区块链媒体。

所以我先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我们 Odaily 星球日报是谁?我们做的事情是什么?我们是一家由36 氪孵化的区块链媒体,也跟36 氪达成了战略合作, 5 月完成了三千万元的天使轮的融资,我们有自己的产品、网站和公众号,也欢迎大家的关注。

我们的内容是从日常的新闻资讯到数据行情,以及专业深度的技术解读和独家深度的内容。我们每天都会有几十篇的原创内容和一些优质的 UGC 内容在平台上更新。也有一些小的数据跟大家分享,截止目前,我们的平台已经发布了超过三千篇的区块链的内容,覆盖了六百多万的读者,有数百家的区块链项目在我们的平台上去做一个首次的曝光和融资的首发。

其实我们的定位是区块链产业媒体,可能大家都知道,在区块链的领域里有几百家媒体或自媒体,但区别是它们是币圈媒体,我们是产业媒体,这两者中间还是有比较清晰的分水岭的。

产业里面有这么多送水的机构,只是看中了短期内攫取红利的可能,做的事更像广告平台而非媒体,更多的时候甚至『掩耳盗铃』。收钱、发文章、刷量,就形成这么一个简单的闭环。但是我们是一家不收费,客观、中立地报导技术、关注产业的媒体,这听上去简单,在这个产业却能说是难能可贵,正本清源了。

前两天我有一个朋友,是网路产品从业者,有一家区块链的企业正在挖他,他来跟我聊是不是应该做出这个选择,问我说觉得区块链产业的问题是什么?

我觉得区块链行业最大的问题其中没有用户。我这话可能说得有点绝对,但还真就是一个也没有。我们一直说区块链 3.0 ,把公链去对标一个底层的操作系统,那么作为一个操作系统,是需要承载应用,需要启动大量用户的,这些在区块链产业里实际上是没有的。

刚才在我之前是小程序的圆桌,听到他们在讲微信生态可能是新一代的OS ,我很赞同,因为它降低了操作门槛,触达了他们说的『下沉人群』,之前甚至没有被网路覆盖的人群,那区块链呢?这些被寄予成为『下一代』操作系统的厚望的底层公链,门槛却如此之高?这合理吗?

今天的现实是,所谓用户都是抱着投资甚至说是投机的心态来到这个行业的,交易所和钱包的用户是投资者,不能称为真正的产业用户。即使是加密猫和 Fomo 3D 这样的所谓游戏,用户也是以金融博彩的逻辑在参与,而非追求游戏体验。

如果有一天 C 端用户真的有能用的区块链应用平台、区块链应用商店,我们的手机里面随时都能打开这些区块链的 DApp ,这才是区块链真正踩上风口。那么我们如何推动这一天的到来呢?我觉得是要寻找产业的成长流量。

刚才说到用户,昨天做 PPT 的时候原本要去添加一些产业数据,我后来想了想还是别加了。比如国内交易的活跃地址一共几百万个,其中还有大量的重复,真正在这个产业里面能称之为活跃用户只有数十万,为了几十万的用户,这个产业内活跃着几百家媒体,活跃着初创估值却比一些上市公司市值还高的公司,这些能够靠什么撑起来?

我们觉得,肯定要靠下一批人撑起来,我们可以看到古典网路的优质团队和技术人才,正在由观望转为入场,我们可以看到项目方、资本方、开发者正在陆续入场,这可能是会引导区块链正向发展的这批人。

我们说区块链是不是能够解决一些网路产业和行动网路所存在的痛点,这个答案是肯定的。大家都知道网路、行动网路的早期创业是有很多瓶颈的,尤其在变现上。

比如说我跟一些做内容流量平台的创业者去聊的时候,很多的平台是有一定的用户积累的,也是能够维持正常运营的。但问题在于,他们没有一个良好的退出机制,业务赢不来指数级的成长,项目上市遥遥无期,背后也就是他们的变现机制不完善。

比如一些内容创作平台,无论在版权上,创作者的励机制上都可以通过积分和通证体系做一定改善,但这是一件任重道远的事情。同时,区块链可以成为这些企业获客手段和方式,当你知道我在用这个平台的时候,可以得到一定的奖励,这会刺激用户去使用。这个逻辑跟趣头条、享物说等一些产品的逻辑很相似。

最近大家一定有听到「币改」的概念,我很不喜欢这两个字。第一我觉得改并不是简单的靠币就能够解决的,而且改这个字听上去也非常的一蹴而就,实际上是很复杂的。

一个是技术上的难点。区块链短期内解决的并不是效率问题,而是在去中心化、安全性和性能之间找到一个好的妥协和平衡的点。如果设计上失去了区块链的本质,抛开去中心化机制和自治的共识的话,单纯去谈TPS(Transactions Per Second),是一个本末倒置的事情,很多东西是需要好的技术团队去不断地迭代和解决、不断地完善生态的,同时也要在一开始就具备好的底层设计。

这就延伸到刚才说的代币经济,这个词现在也很有流量,那么一个项目所谓的 Token 是有多重属性的。首先是货币属性,需要它作为价值标尺和支付手段的稳定性,同时还有证券属性,作为金融工具的流动性和投资、投机性。

在交易所上,我们期待着它能一夜翻百倍,在体系内容循环,它又承担着积分体系的激励属性,这中间存在着很大的博弈和冲突。它既缺乏实际上的价值锚定,也在很多时候缺乏真正的流动性。我在你的体系里买个苹果,今天一块,明天两块了,这个在流通场景里也很奇怪,这是每一个区块链+ 的项目要去解决的问题,我觉得未来可能很多的传统企业往区块链转型的时候,是需要一个代币经济产品经理这样的角色的。

其实目前来说我们看到很多的例子是一些新创公司,像我刚才讲的没有特别良好的退出机制或者说资金链遇到一些问题的,会把Token 的股权化当成一个解决问题的短期手段。但是从长期来看,我们相信产业的进步与迭代,通过代币经济也好,通过区块链 + 也好,是能够解决一些现在网路产品所遇到的痛点和瓶颈。

所以回到我刚才讲的,我们看好产业的下一代人。其实寒冬二字实在不新鲜了,在创投的领域里我们早就经历过几番寒冬了。寒冬并不是因为大家真的没钱了,而是资本逐渐冷静,行业回归理性,最终任何行业都是遵循客观规律的。

早期发一条公链就能够募集到大量基金的品牌红利期已经被榨干了,很多项目现在手里的钱也大幅缩水了。但我们认为这是做事的时候,认真做事的人更能够拿到自己匹配的资金。所以生态社区的建设,开发者人才的吸纳,还有一些安全问题的解决、审计和维护,这应该是下一代的公链也好、区块链也好,应该瞄准和聚焦的事情。作为区块链产业媒体,我们希望做到的事情是紧跟技术落地和产业发展,过滤噪音,去粗取精。

刚才大家在讲新创公司都有的自己的『故事』,我们的故事简单地说是从区块链版的36 氪发展到区块链版的36 氪集团,成为一个区块链产业的成长流量入口,拓展到数据业务,孵化业务,在这个行业由一到二的时候,推动生意变成生态,行业变成产业。

36 氪媒体现在的口号叫做『探索媒体的边界』,我个人也特别喜欢这句话,媒体的内核永远不变,媒体的边界一直拓展。我们会去放大这些真正做事情的人的声音,并且做好了陪着产业彻夜长跑的准备,在下一个『纪元』到来的时候,我们相信自己有机会成为领跑者。 」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