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外,参与节点数、交易广播到各节点的速度也都是影响因素。张哲瑞也说,如比特币这种非实名制的区块链,因为强调公平性,因此有太多节点同时一起解题,得花最多时间在决定验证者的阶段。而像GCoin这种实名制区块链,尽管结算速度已经远高于比特币,但在广播的机制上仍然会遇到一定的效能瓶颈。因此,若要缩短结算时间,不只要修改最开始的区块,还得解决分叉的问题,而DiQi研发的动态难度调整技术,便是为了要降低产生分叉的机率。

安全面:GCoin区块链采动态难度调整技术解决比特币遇到的51%攻击风险
动态难度调整技术也解决了比特币的安全隐忧,从安全面来看,比特币区块链设计的一大问题是,如果区块链网路中有人掌握了51%以上的运算能力,也可说是过半的运算资源,就有可能会破坏区块链网路的安全性,掌握交易验证权利,就是所谓的51%攻击问题。因此,张哲瑞表示,他们调整许多参数,也花很多时间做演算法优化,让各节点仍具有公平的验证机会,确保即使有人垄断大半的区块链网路运算能力,仍无法掌握每次的交易验证权。

简单来说,比特币原本采用的工作量证明做法(Proof of Work),像是发同一道题目给大家解,谁先解出来就有验证交易的权利,而DiQi改用动态难度调整技术后,就是透过演算法分发不同难度的题目,如果节点运算能力较强,一直取得验证权力,就给较难的题目,这么做可提升公平性,让各节点都有机会算出答案,而不被少数人掌握。

廖世伟表示,以前的网路没有透过算法算力来保护,像是传递邮件的过程都可能被窜改,但在区块链中,受到密码学和数学保护,其安全加密机制即使是当今运算速度最快的电脑天河二号,也得花相当于250兆年(2的48次方)的时间才能破解,他们认为目前来说,区块链是足够安全的,并具有可追踪性与不可窜改的优势。

法规面:区块链加上认许制,能配合金融监管所需的反洗钱与身份验证规范
再从法规面来看,廖世伟表示,这也正是比特币与区块链技术最大的不同之处,由于比特币是一种虚拟货币的应用,因此面临各国法规的限制,但区块链本身可结合认许制或其他方式来管控节点,决定让哪些节点参与交易验证及存取所有的资料,并提供治理架构(Governance Structure)及商业逻辑(Business Logic)两大关键特性。他也表示,GCoin的G具便有Governance Structure及Global这2层涵义。

目前区块链可分为非实名制和实名制两种,前者如比特币区块链,后者如GCoin区块链。 GCoin区块链目前已经做到可认许制 (Permissioned Blockchain),能配合金融监管所需的反洗钱 (AML) 与身份验证 (KYC) 规范。

张哲瑞解释,银行和金融机构想采用的都是实名制的区块链,为了满足金融领域的应用需求, DiQi团队从去年开始,开发新的区块链架构,要让区块链上的节点具有不同的身分,包括联盟(Alliance)、发行者(Issuer)及一般使用者(或称钱包),其中,只有联盟成员才具有验证交易的权力,各个发行者可产生资产,而一般使用者则指用户或钱包。

在结合认许制之后,廖世伟认为,若善用其不可窜改性与可追踪性,区块链将是政府建立可管可控的IT基础建设时的一大利器。他也强调,若想要应用在现实世界中,确保交易纪录的安全性及可追踪性,就必须采用实名制才能运作,如台湾的自然人凭证便采用实名制。而比特弊是并非实名制,无法与现实世界融合,大家都看得到公有金钥,但不知道这把金钥对应到哪个人,没办法追踪交易来源对象。

廖世伟也说,这世界原本存在两种信任体制,一种是相信政府或大公司的中心化系统(中心化系统),另一种是只相信自己,也就是所谓的分散式系统,基于零信任基础下,每个人都拥有完整帐本,如比特币区块链,但这样衍生多余性和复杂性,不仅每个节点都可看到完整帐本,在交易传递上也因此较为复杂,因此现在出现了第三种选择,也就是如GCoin这类的新一代区块链,不仅做到去中心化,同时藉由认许制来控管节点的身分与验证权力。

为什么全球42家银行抢着加入R3联盟
目前区块链可分为底层协议、服务供应商以及区块链上层的应用,张哲瑞表示,如比特币、Ripple和GCoin,都是最底层的区块链协议,而区块链服务供应商有的会自己开发一套区块链,有的拿现成的区块链协议来改,再提供API或是服务给金融机构,最上层则是区块链应用平台如比特币交易所、或是美国NASDAQ所采用的Linq交易平台。

对银行来说有两种选择,一种是自己采用一套区块链来提供服务,如美国NASDAQ所采用的区块链平台Linq,另一种则是和别人一起共用同一套区块链,如全球42家银行组成的区块链联盟R3,便是想要找出一套大家都认定的区块链,作为这些银行之间的交易清算平台。

取得区块链原始码不难,难在找到对的区块链服务供应商
以目前全球的发展状况,区块链投资主要集中在北美、欧洲,其次才是亚洲,且以中国为主,廖世伟表示,北美约有10几家区块链服务提供商,并且获得当地金融机构与政府单位的重视,而台湾目前真正握有实际技术的区块链服务商不多,大部分只是比特币交易商。

他认为,科技问题就是人才问题,目前几乎所有区块链协议都是开源的,因此要取得区块链协议的原始码不是问题,重点是要找到好的区块链服务供应商,协助导入现有的系统。而银行或金融机构得对区块链有一定的了解,才能知道该如何选择,并应用于适合的业务情境,除了DiQi之外,目前几个知名的区块链服务供应商包括Digital Asset Holding( DAH)、Chain.com和Mijin。

进入新区块链时代,未来仍采用传统资料库的银行恐被淘汰
现在就像是区块链的战国时代,由于区块链有技术上的进入门槛,这些银行或金融机构要从理解并接受区块链,到找出一套大家都认可的区块链,且真正应用于交易上,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对台湾来说,廖世伟认为,任何虚拟币的发展都不是我们应该关心的,台湾真的要推动金融科技发展,应该着重在区块链技术本身。比特币只是区块链技术的一个应用,与区块链技术是两回事。

他认为,区块链对金融机构来说,就像是1995年网际网路刚出现的时候,若没有进行产业升级便会失去竞争优势,当大家都开始电子化,采用人工纸本作业的银行就会被淘汰,而现在,当大家开始进入区块链时代,还在采用传统资料库的银行,未来恐怕会因高营运成本而被淘汰。

台大资工系副教授廖世伟表示,区块链是跨领域技术的整合,涵盖隐私安全、密码学、经济模型及算法算力,其中最重要的创新在于共识演算法的突破,使其被称为Trust Machine。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