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立委余宛如招集,今天在立法院招开了金融监理沙盒公听会,广邀

金管会

、国发会、经济部等部会,以及众多业界人士与研究机构进行讨论;并且会完整纪录今天会议,供与即将上任的

数位政委唐凤

参考。

余宛如表示,「金融监理沙盒」制度创自英国,因金融相关业务之监理与法规较严格,对于欲从事金融相关业务、或遊走于法规模糊地带之新创业者,提供一个实验的场所,让新创业者可以暂时享有法规豁免与指导,让新的产业有机会先小规模发展。她也一併把英国、新加坡、澳洲甚至到日本实施监理沙盒之现况做一次通盘介绍,并表示监管沙盒真正该重视的是政府本身之执行能力,在促进产业升级,科技创新的前提下,政府也有订出相对应执行办法之责任。不过根据执行真正现况,目前这些国家中还没有真正一间业者进入监理沙盒程序。不过,新加坡倒是很可能成为亚洲首例。

▲各国监理沙盒实施状况,余宛如立委办公室提供

本场会议其实有叁大重点:第一是管理「金融监理沙盒」的行政机关到底该是谁,位阶到底该到哪?第二,法规到底怎么订定?第叁则是到底哪些对象才适用。针对上述几点,主管金融事项的金管会,其执行秘书蔡福隆表示,整个沙盒机制的概念其实不应该仅限于金融领域,甚至连无人机、无人车等新兴科技都应适用沙盒机制或採类似措施,像日本就是对经产省对所有新创对法律有所疑虑的部分,都具有法律解释权,应该整个层级拉高到众多部会整合之更高层次,并制定法效更高的相关上层法案。但随后国发会法协中心副主任刘美琇随即表示,依据英国、新加坡等现有案例,「监理沙盒」多半只集中实施在金融科技部分,其他新型态科技像无人机、无人车,都有像交通部等各部会正在积极研讨当中。关于这点,国发会已在 vTaiwan 徵询各界意见,将在九月份于 vTaiwan 上进行新一波讨论,并同步与金管会协调。

虽说金管会有点搞错了「金融监理沙盒」所要集中讨论的范畴,不过提到「拉高管理层级」这点是跟许多国家相符合的。根据国家实验研究院科技政策研究与资讯中心副研究员

李慧芳的研究

,英国与新加坡都是将相关管理阶层拉到类似行政院之层级,例如英国金融业务监理局(Financial Conduct Authority,FCA)虽是由业界出资,成立独立的政府组织,但却是聘请业界专业 CEO 执行,并由各部会副长层级积极参与。而新加坡也是由金管局(MAS)及国家研究基金会(NRF)主导,跨部会组成「虚拟金融科技办公室」(FinTech Office),并提供业界完善的一站式服务,里面所有窗口或承办人都能提供完善的法律与程序服务。

比照台湾自己也是有金管会所成立的金融科技办公室,但显然组织架构跟英、星等国相比,须进一步提升到跨部会层级,才能真正有效跨产业协调。另外据投资分析新创公司财报狗行销经理林威宇表示,该金融科技办公室实质上只具有创业加速器的功能,离管理「金融监理沙盒」有点距离,也无法与新加坡一样,具真正通盘指导业者法律与制度相关问题之能力。

而在「何者适用金融监理沙盒」这个问题上,李慧芳副研究员将相关业务分成叁类并建议:第一类是由金融业者依据金融本业,所发展出的相关科技服务,这部分并不需要沙盒,只需依据旧有相关法律即可;第二类则是国外行之有年国内也有专法推动,虽是由科技业者推动但业态较为单纯的部分(像是 P2P 金流、电子支付等),这部分也可依序现有法律(像个资法、电子支付机构管理条例)。但像是人工智能,线上股权募资、人工智慧股票交易等,由科技业者推动,并与旧有金融产业高度重叠的的新兴金融服务,就十分适用在金融监理沙盒中。

在本场公听会中,金管会与国发会官方虽尚未有明确之拍板定案,但许多金融、科技业者代表与专家皆肯定需拉高行政层级,而非金管会独立扛起的大方向。不过会议最后,瑞保网科执行长杨瑞芬与余宛如委员也点出在进入监理沙盒之资格上必须考虑实质公平,不应以「资本额」而该是以「技术门槛」作为进入资格的判别标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