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GF 主席同时也是 APNIC 总监 Paul Wilson 的 TWIGF 开场录影致词

本文作者陈映竹(YingChu Chen),参与过 Open Data 倡议社群。从开放(政府)资料、智慧城市、物联网应用相关议题的收集,最近沉迷在网路治理与人工智能议题上。偶尔将整理的资讯放在

部落格

,草稿放在

Medium

。原文

刊载于此

,INSIDE 获授权转载。

2017 年 06 月 17 日,扛着两台电脑和朋友共乘计程车前往台大集思会议中心参加这场堪称第一次以 MSG(Multi-stakholders groups 多方利害关係人团体,简称 MSG)机制举办的「台湾网路治理论坛(Taiwan Internet Governance Forum,简称 TWIGF)」,这次是我办理与参与会议中难忘的一次经验。

议题选择

台湾在资讯相关的展览与会议活动并不算少,今年的资安年会也都办得十分盛大,如何在议题上与资安年会或是其他的相关单一议题座谈会做出差异化,也是十分的令人头痛。

台湾网路事件与网路治理议题类别统计

本届 MSG 成员的来自于各方单位,除了自身的专业领域外,本身也对网路治理相关议题都有高度的兴趣,且不少成员都有参与过国际会议的经验。

自去年参与 APrIGF 的经验,可以明显感受到台湾政府与民间,对于网路治理议题较不敏感。所以这一次的举办是透过 MSG 成员提案再投票选出。不同于前面两届随着时下热门议题以座谈会方式举办。

在几次的会议中,我们定出了叁大主轴:数位经济、网路安全、网路人权。这叁大主轴大致上也符合之后由开放知识基金会 — 台湾所整理的「

台湾网路事件与网路治理议题

」中,台湾历年来所发生过的网路治理相关新闻事件的统计,这前叁大议题类别为:人权、经济、安全,也显示出台湾所需要注意的相关主题。

网路治理议题统计

再进一步依照在 NII 所定义的 37 项网路治理议题,统计网路新闻,可得知台湾在网路治理议题里需要关注的前叁大议题为:隐私与资料保护、电子商务、网路安全。在网路治理议题中,这叁大议题也是台湾媒体较常报导的,其他较新兴或是具技术性的议题并不常出现一般大众媒体报导中。

另一个特点是,台湾在女性上网权的议题是偏低且为

正面报导的新闻

,也显示了台湾的女性在「上网权」有较高的评价,较无需担心性别不平等的议题。

参与会议的感想

IGF 本身就是一个以「讨论」为主的活动,重点在于各界、各方人士透过「多方利害关係人」机制在这样的场合中集中意见讨论,不见得会有什么「解决方案」,但藉由这样的交流可以有不同的所得。

虽然我曾经忧心选出来的议题还是太过狭碍,但常参与国际间 IGF 会议的友人表示「Local IGF 正是应该反应出当地在网路治理上的实况,再进一步加以讨论。」才稍微释怀,毕竟我也没参与过其他国家的 IGF ,区域型的 IGF 也只参加过一届,还很挑食的选了自己有兴趣的:资讯安全、人权、数位经济相关议题。

当然,在这次的 TWIGF 里,我几乎都在转发 twitter 转播及注意 twitter 上的反应,中间又去参与了

TechGirls

,直到叁点才回到会场,较有专心参与的会议大概只有叁场:从去中心化来看各行业及法规衝击与人才需求、台湾网路交换中心的议题与挑战、如何让更多人理解网路治理议题。

从去中心化来看各行业及法规衝击与人才需求

「Decentralization」这个字在中文可以用叁种字义来解释:去中心化、去中介化、分权化。在目前很夯的区块链(Blockchain)议题里,就是主张「Decentralize」,透过 Blockchain 技术去除拥有过多资讯、操弄资讯落差的第叁方验证机构,试图重新建立人与人之间的信任。

从去中心化来看各行业及法规衝击与人才需求讲者合照

在国外的群众募资平台、P2P 借贷平台,这些都是目前大家较所知道的直接金融,不需要再透过银行或是其他身份、信用验证单位去验证身份,而是直接借贷。

由于台湾的法令着重于保护善意的第叁人,于是建立了许多难以跨越的门槛或是扼住了国内业者生存空间的法规,在许多创新服务需要大展身手之际,因为这些法规而绑手绑脚。

儘管想要藉由不同的方式,台湾的确在「创新服务」上落后其他国家许多,除了直接金融、叫车服务的开发之外,还有跨境电子商务的货物进出口、关税与贸易条件的协商与谈判、仓储物流的利用与开发,都落后东南亚国家与中国合作的速度。

原以为电子商务已经是可以进入点对点直接交易,然而它还是在国际贸易的领域中,在各国的关务及法规间有许多无法跨越的障碍。

最后在这场工作坊中,还谈到了区块链的应用,在 Don Tapscott 和 Alex Tapscott 所着的《区块链革命》一书中也提到,以往的网际网路曾经也扮演着让所有人都能站在同样的基準线上发言、平等互惠的角色。但当大企业开始反击,以其庞大的资本掌控网路架构、社会脉动,取得网路的控制权,则造成了现在我们不得不重新思考「Decentralization」这件事。

台湾经济研究院研究叁所的林所长提到,在目前发展的区块链里,已有大型的商业资本开始投入相关的研究。区块链的发展需要高度注意,除了私钥的保存与拥有、公钥的比对、个人资料的加密、公私有链里对资料的定义、使用者对于自身资料的掌握程度,乃至于政府如何管辖避免不法,都需要高度谨慎注意的面向,同样在《Blockchain Revolution》一书中,作者也提到了:

If we get this wrong, blockchain technology, which holds so much promise, will be constrained or even crushed. Worse, it could become a tool powerful institutions use to entrench their wealth or, if hacked by governments, a platform for some kind of new surveillance society.

~Don Tapscott & Alex Tapscott,《Blockchain Revolution》, p.24

在这一场工作坊里除了有四位参与者上台发言之外,也使用了

Sli.do

提供台下不想露脸的参与者提问,共有 14 则意见:

  1. 所以金管会或是银行谈 FinTech 我们可以说他们就是玩假的吗?
  2. 若去中心化的议题以世界潮流与由下而上的赋权为根本,那么如何影响、说服政府和传统利害关係人进行改变或甚至管制开放?
  3. 在提供去中心化发展机会的过程中,有哪些基本的管制原则是必要的底限?
  4. 在现行的网路服务中,我们常认为需要有法令来做服务提供者,与服务使用者的权益保护。但是这样的保护,应该做到什么程度?例如之前的金融风暴,其实在现有的法令下,依然无法有效保护消费者。
  5. 所以,其实针对所有的不同创新模式,我们都该先盘点现有服务与管理模式?我们是否该相信,创新的服务是否可以用资讯技术等方法带来更好的管理模式?
  6. 但是银行业不就是一种中间人?现在我们要谈去中间化时,是真的去中间化吗?还是降低成为中间人的门槛?
  7. 那,是否金管会本身就该重新改组了?政府除了法令,在制度与组织上真的有準备好要面对这些新的挑战(竞争者)吗?
  8. 政策上,可以提供何种机制或流程,协助去中心化的新模式实验与展开?
  9. 去中心化的结果是指无政府? 会否助团化? 政府角色为何?
  10. 网路带来的改变,真的有影响到实体法令的规范吗?Uber 或 Airbnb 不还是一样是现有法规在规范?新的差异应该只是中间仲介的管理?
  11. 呼叫小黄等于是现有程序的「优化」?在这样的优化过程中,会跟现行法律有衝突的地方吗?
  12. 与其说是「去中心化」,或许「多重选择」会是更好的形容?
  13. 台湾不是第一,是骗人的第一,那是有考题后有人去回答
  14. 开放资料的最大问题是在国家数位化和资料管理上没有人要处理。结果马上就要跳到开放资料这一块。台湾很多问题不也是一样,都不处理该处理的问题,反而去处理不该处理的。

我整理这些 Sli.do 上的问题时,则想到了在《Blockchain Revolution》一书中,作者们对于「共享经济(Sharing Economy)」的看法:

Pundits often refer to Airbnb, Uber, Lyft, TaskRabbit, and others as platforms for the “sharing economy.” It’s a nice notion — that peers create and share in value. But these businesses have little to do with sharing. In fact, they are successful precisely because they do not share — they aggregate. It is an aggregating economy. ~P.17

作者甚至认为在未来,这些整合资讯的服务平台将会消失:

Instead of putting the taxi driver out of a job, blockchain puts Uber out of a job and lets the taxi drivers work with the customer directly. ~P.18

这些在未来都会成为「治理」上相关的议题,如工作权、AI 可能会取代人类的工作,这些都有待大家一同讨论。上述的 14 个意见也会放在

台湾网路治理论坛的 Facebook 社群

让有兴趣的人继续讨论。

台湾网路交换中心的议题与挑战

由于参加 TechGirls 的原因,回到会场时已经进行一阵子,且这个场次对我来说这是难度较高的议题。

台湾网路交换中心的议题与挑战

在我们谈论数位经济、电子商务,甚至是如何缩短数位落差,都免不了要面对台湾网路环境其实不算太好。以几次透过远端网路连线参与 MSG 会议的我来说,都要面临中间会断讯、无法即时表达自己意见的状况。这种情况在台湾出现,老实说总是让我有不可思议感,甚至到现在无法通畅的进行网路会议,是荒谬到让人不知道该说什么。

在这一个场次里谈的内容,与我平时熟悉的议题已是偏向技术层面,所以我比较难听懂这样的议题内容。唯一让我有感觉得就是:

我就是每年付 800 元台币注册 .tw 的笨蛋。

也许有哪位好心人士有空愿意在今年的 APNIC 开始之前帮我恶补一下。因为我最近有大多数的时间在学习区块链的知识,所以在这些技术层面的关注时间会少许多。

如何让更多人理解网路治理议题

这个议题不止是 Local IGF,连 APrIGF 都是大家在讨论的议题。在 APrIGF 中,大家讨论的是如何让「政府官员」对于网路治理议题有更高的参与程度,在台湾则是希望能让全民都能参与,或扩散相关的知识。

如何让更多人理解网路治理议题

除了上述谈到的一些专有名词让人却步之外,网路治理资讯的落差也是一个问题。这也反应台湾的确是个高度自由且对人民高度保护的国家,所以人民在使用网路时,并不会担心自己的个人资料会如何被第叁方使用或是隐私如何被不当的曝露。

台湾最常发生的是个资与隐私外泄的问题,但一般民众大概只有发现自己权益受到损失时,才会有所反应。历年来发生这么多个资与隐私外泄的案件,大概也只有几次集体求偿成功。

是否需要全民都参与?这点我抱持保留态度,如同不需要全民都对政治狂热一样,我相信有兴趣的人参与,但相关的利害关係人,如政策制订者、业者⋯⋯等则需要更有热诚加入其中。民众该注意的,是如何为自己争取对等的权益。

讯息发佈管道

由于台湾人不习惯使用 twitter ,而 APrIGF 上除了现场的讨论外,在

twitter 上的即时讨论

也不算少,所以相较下,TWIGF 大概只有惯用 twitter 的台湾使用者以英语转播情况或偶有讨论。而同样在 Facebook 上的

讨论

较为封闭,加上台湾人使用 hashtag 的习惯不同,较难收集相关的讯息(twitter 上的

#TWIGF

#TWIGF17

)。

这其实反应了台湾人使用网路服务的情况:对于国际间较常用来交换讯息的 twitter 使用度较低,或集中于某些使用者;台湾一般民众在封闭性较高的 Facebook 与 LINE 有较高的黏着度,以致于在讯息传递上,就更过度集中在这两个服务平台。

这可以探讨的议题层面很广,例如:

  • 在使用介面上,Facebook 与 LINE 对于非网路治理议题有兴趣的人较容易使用?
  • 如果要与国际机构、有所交流,除了 twitter 之外还有什么服务?
  • 如何突破语言上的限制?在 twitter 上如果要与国际间交流,一定得使用英文,也得使用 hashtag 才能引起注意。以下则是我当天在 twitter 上被转发最多次的讯息,不是因为 #TechGirls ,而是因为我们在开始之前谈了 Blockchain 和如何挖矿,这些关键字引起了相关族群的注意,转发这则讯息或是因这则讯息而 follow 我帐号的人多是与 Bitcoin、挖矿有关的帐号:

Talking about

#Ethereum

,

#Bitcoin

,

#Blockchain

,

#miners

in

#TechGirls

pic.twitter.com/97SEBdlsZ2

— YingChu Chen (@yinchuchen)

2017 年 6 月 17 日

未来的期待

今年的 TWIGF 因为时程的关係,来不及整理将这次会议讨论的结论送到七月于

泰国举办的 APrIGF

中,但 MSG 成员里也有一些人会以个人身份参与,也许要将举办 TWIGF 的时程提前,才能将台湾的会议经验与结论在该会议中提出。

去年的 APrIGF 中有办理 yIGF,除了亚洲其他国家有许多年轻学子参与外,台湾也有不少学生参与,也许明年经费允许的话,希望可以开设一场 yIGF,也可以藉此了解年轻一代对于「网路治理」的想像,更可以让对「网路治理」议题有兴趣却不知该自哪个议题开始着手的年轻人透过 yIGF 来学习相关的知识。

儘管网路上的网路治理相关的课程资源很多,但也不会勉强所有人去听,毕竟每个人都有各自专长的领域,这样才会均衡发展,也才能各有所长。

在这次会议中学习到许多,比我以往办理会议的经验更为紮实。很难想像区域型的 IGF(如 APrIGF)或是联合国 IGF 在办理时,秘书处的工作有多吃重。期待明年的 TWIGF,也期待明年有更多不同的议题可以讨论。还有,期待明年有志工可以一起加入。

感谢秘书处的包容和老师们、MSG 成员们的指导,感谢各位讲者们在完全没有给车马费和演讲费的情况下,愿意花时间来与大家分享各自专长的领域知识与看法,还有下大雨也愿意拨空出席并给予意见的参与者们。

最后要感谢台湾经济研究院研究叁所的所长和同事们,愿意支持我参与这项会议,所长担任了「从去中心化来看各行业及法规衝击与人才需求」的主持人,也让我有机会全程参与,这样的感谢是一定要提到的。

部份 TWIGF 的 MSG 成员成立会议当天的合照,还有许多成员不在照片中(2016.09.22)

注:

  • 2017 年的 APrIGF 将在 7 月 26 日至 29 日于泰国曼谷的朱拉隆功大学(Chulalongkorn University)举办,同样也有针对年轻学子所举办的

    yIGF

    。会议网站:

    2017 APrIGF

  • APNIC(亚太区网际网路信息中心 Asia Pacific Network Information Center)是亚太区的 区域网际网路注册管理机构,今年 9 月 7 日至 14 日将在台中举办会议,会议资讯可以参考以下网站:

    APNIC 44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