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Credit:

Tech in Asia

金管会研拟了十大计划要推台湾的 Fintech,并且针对第一银行的盗领案提出要建立「金融资讯安全资讯分享与分析中心」的构想。但是在旧政府下台前,其实金管会才提供了「金融科技发展策略白皮书」,列出了四大面相、八大主轴以及十一项施政策略。

老实说,金管会很会写这些规划或白皮书,但是问题是只有说却什么都没做,台湾的 Fintech 产业会有希望吗?

举例来说,台湾本土的电子支付有什么重大进展吗?昨天正式在香港开通的 Apple Pay,在台湾从第一季谈到第叁季却仍然还在听取业者意见,银行、信用卡与支付业者都乐见其成,金管会拖延时程恐怕是在保护台湾的 TSP 业者,却反而让那些可以因为电子支付的开放而受益的产业只能继续苦等。

再举例来说,前金管会主委说台湾没有纯网路的无人银行,是因为开放了会造成银行的行员失业。相同的,网路投保的开放也因为顾忌叁十万保险业务员而步履蹣跚,平均下来一个月还不到一亿元的新契约保费,对于每年上兆新契约保费的保险业来说根本无关痛养,甚至前两天连新光人寿的保费可以在便利超商缴保费都可以上新闻,就知道台湾的网路投保到底停留在多么低阶的层次。

至于 P2P、BlockChain、Robo-Advisor 这些在全世界已经发展得如火如荼的金融科技,在金管会的十大计划中,竟然还在「规划」、「推广」,其实业者早就如雨后春笋般的出现了,只是他们在金管会的眼中不算是「业者」,因为金管会好像只看金融业者,只要不是银行、券商、保险公司,似乎都不在金管会的思考范围内。

换句话说,金管会不能接受一个什么都卖的电商平台销售像是意外险、强制险这种简易保单,但是却可以放任一大堆保险业务员靠着资讯不对称的话术对消费者推销不适合的保单。今天,一个消费者自己决定要买什么保单之后,是没有办法在网路上自行投保的,一定要遭受业务员的推销才行,因为金管会要顾及保险业务员的饭碗。

在金管会的十大计划,处处都可以看到这种对传统金融产业的保护。例如,P2P 网路借贷平台,金管会的规划是要研议商业银行去跟 P2P 业者的合作,而不让 P2P 业者自行发展。又例如,鼓励券商推出手机存摺,根本应该要要求银行、券商释出帐户资料,在消费者许可的情况下可以使用整合型的帐户管理系统,像是美国的 Mint 就是一个网站可以管理所有券商、银行与信用卡帐户资料的服务,而台湾还在每个券商和银行各自出自己的 App,十个帐户就要十个 App,这叫做 Fintech 吗?

不仅如此,金管会还推动基金网路销售平台,让官方单位来跟业者抢生意。八月即将正式营运的,号称透过机器人提供智慧理财的「基富通」这家基金平台,其实就是集保公司所成立的,而成立这个基金平台就是现在的金管会主委丁克华在他之前当集保董事长所决定的。而这么一来当然对于既有的基金平台造成衝击,原本先锋投顾打算卖给康和证券,但康和证券本来就有投顾公司,金管会不允许证券集团同时拥有两家投顾,因此先锋原本可以用叁亿卖给康和的交易也告吹了。

不只卖基金,如今还要做资安?「金融资讯安全资讯分享与分析中心」难道不是又一个与民争利、扼杀金融资安业者发展的举动吗?更别提先前证交所也成立了指数公司和国际通公司,做的甚至不是什么新业务,指数公司编制指数,MSCI、FTSE 和 Dow Jones 都做了许久,而国际通公司也只是做台星通、台日通等交易所的跨境交易业务。

从这些例子我们就可以看到台湾的金融产业仍然存在着高度管制,官方影响极为庞大的现象,时程上想挡就挡,业务上想跳下来做就跳下来做,但是对于金融科技所标榜的去中心化、群众治理、让创新可以野生发展再学习监管的原则却又相违背。这也就是为什么许多金融科技业者原本还盼望着新政府可以在发展他们 Fintech 的过程中提供协助,但是一看到金管会所推出的十大计划之后就大失所望。而有不少新创团队,则早就看破台湾市场没有发展的可能性,前往新加坡、矽谷等地去寻找机会,因为他们不相信不用手机的丁克华,会懂什么叫做人工智能




相关文章